心得 | 论文 | 作文 | 风水 | 谜语 | 菜谱 | 组词 | 诗词 | 成语 | 注音 | 考试 | 日记 | 教学 | 课件 | 汉字 | 词语 | 解梦 | 草药 | 单词 | 格言 | 笑话 | 康熙字典

位置:学习心得体会网 >> 课堂教学 >> 教师随笔 >> 教学随笔

上公开课心得感想笔记

类型:教学随笔 时间:2012年12月17日

“我已不上课多年!”这里的课,指的是公开课。这句驳词,就象歌词“我已不当大哥很多年!”一样,有一种退役好久的沧桑感——我们本能地抵触公开课!我们习惯封闭自己的课堂,以为课堂没有什么好看的。我们就像老驴拉磨一样,只是在自己的课堂上紧“磨”慢“磨”。我们磨掉了自己的岁月,磨掉了作为教师的乐趣,甚至磨掉了自身的尊严。由于很多方面的原因,当我们不再把“课堂”看作很神圣的地方,当我们失去自省的时候,我们愿意这样做。
然而,“课内比教学”活动,就像一股强劲的风,吹开了各个教室门。我们要用公开课的形式来看自己的教学。我们上课,听课,评课。我们逼视自己的教学行为,我们欣赏到各个教师的不同风格。我们探讨应该怎么做,我们甚至质疑激情跑到哪里去了。我们就某一个环节去思考很多的方案,我们去琢磨失败后的再预设。突然,课改的很多理论被激活了,它成为了我们品评一位教者并促使他去改进的根本思想。一场别开生面的聚会后,我们不得不去反思自己的课堂。
这很容易让人想起佐藤学所提倡的“学习共同体”。教师要敞开教室门,对外开放自己的课堂,让同仁,家长,甚至社会人士走进来。师生、这所有的人,一起构成课堂学习的场。然后,教师在学习共同体中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教学素养,提升自己的教学技能,不断地获得自己的职业尊严。这种打破传统课堂“封闭”局面的行为,佐藤学把它叫做课堂的“静悄悄的革命”。“课内比教学”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处,在这场活动里,教师之间也就很自然地构成了一个学习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中,我们学习了别人,也照见了自己。
用手指还是用目光
课堂上,我们会见到这样的情景:老师站在讲桌旁,远远地用手指点着学生起来答问,点着学生示意他坐下。嘴里伴之以大称呼“你!”恍忽间,老师单立食指的动作在教室里上下翻飞。食指一点,就是一道命令。我们见到教室里的各个“你”站起来,坐下去,又站起来,又坐下去。
这是生活习惯使然。点指的动机本来是想引人注意。然而,我们有点指的文化,食指点动,会让人联想到“颐指气使”,让人想到村夫野老点指相骂。点指者骨子里表现出来的是居高临下的姿态。课堂上的师生行为,应该显得亲切,有礼,遵循民主平等的原则。如此想来,老师在课堂上应该慎用食指。食指点动,无形中很容易造成师生之间的陌生化,隔离感。
我们在课堂上用得最好的是大拇指。大拇指竖起来,表达的是赞赏。大拇指竖起,我们会见到激动的笑脸。大拇指竖起,师生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大拇指是充满激情的,而食指却是生硬的。可食指不用,我们如何叫唤学生呢?目光!我们用目光吧!把手垂下来,不再随意地摆动。或者用手端着书,我们用目光来呼唤。“朱子俊——”就这样,我们温和的目光随着声音飞过去。他也许是胆怯的,也许是跃跃欲试的。这都无关紧要,但他能感受到我们目光的力量,这就足够了。我们若能把目光用成太阳和月亮,让学生感受到照耀与沐浴。那么我们的学生该是多么的幸福啊!
走到他的身边去,倾听,交流
讲台一直让我们有一种依靠。我们固定在那里,听最后排的学生说着话,然后隔着老远地把话递过去。我们甚至看不清楚对方的表情,只是话语像泡泡般地飘来飘去。有时因为没听清,我们会不厌其烦地要求再来一遍。这样上着课,总感觉学生与老师是生活在两处的。仿佛师生在地球的两端。
我们有时埋怨是岁月让我们丢掉了激情。其实,我们自造了一种距离,是这种距离让我们弄丢了课堂上的激情。从讲台到学生的位置有多长,这种距离就有多远。师生间没有明察秋毫,没有近前的彼此关注,没有面对面地交流,没有心与心地碰撞,激情由何而生?
有些课改学校提倡撤走讲桌,让老师走下讲台,走到学生身边去。就是为消除这种距离而实施的有力举措。没有距离的课堂会让人感觉到水乳交融的亲近,感觉到澎湃激荡的热情,感觉到春暖花开的美丽气象。
学生起来说话了,让我们轻轻地走完这段距离,来到他的身边,微倾,也许不需要我们多说话,只需要听就够了,只需要专注地望着他就够了。一个近前的颔首,默许,或者一个看得分明的热烈的目光,便完成了师生间彼此最好地交流。即使我们要说话,他也便听得更加明白,他感觉到这是对着他一个人说的,是专对他说的,这是受到了多么大的尊重啊!他就更加明白了老师的心意,他也就更加地相信了自己的老师。
寻找我们自己的语言
一些公开课上,老师起承转合的语言,总感觉似曾相识。比如说到要做练习了,就来一句“光说不练假把式”。说到男女同学比举手了,就说“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说到要相互交流就说“你一个苹果,我一个苹果,彼此交换,我们还是一个苹果。你一种思想,我一种思想,彼此交换,我们就拥有了两种思想。”……甚至同一课名师曾怎么说,“我”也就怎么说。仿佛让人觉得我们的舌头被人操纵着,我们不可以言其他的话。

相关阅读

更多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