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 论文 | 作文 | 风水 | 谜语 | 菜谱 | 组词 | 诗词 | 成语 | 注音 | 考试 | 日记 | 教学 | 课件 | 汉字 | 词语 | 解梦 | 草药 | 单词 | 格言 | 笑话 | 康熙字典

位置:学习心得体会网 >> 课堂教学 >> 早期教育 >> 成长日记

无可替代的失败者

类型:成长日记 时间:2012年7月12日

适逢香山知县的父亲去世,他丁忧三年的守制,给了神父们的一线转机,他们再次通过送礼获得了前往省城的许可,但实际上,他们是被当作俘囚而押解去的,理由是他们携有免职总督写给广州海关道的书信。应该说收礼的代理知县完全做到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且这个灾消得十分地富有中国式的创意。
海关道客气地接待了他们,并且答应了他们留驻的请求,但因为察院大人即将抵达,为了避免他对自己的弹劾,只好让两位神父火速离开。
茂盛的希望几乎又归破灭之时,失望的深渊中突然出现了生机。肇庆知府王泮派人来到澳门,以总督批准可在肇庆建堂居住,邀请神父们前往。之后的事情似乎就比较顺利了,虽然还有过被遣返澳门的舛途,但利玛窦自肇庆立足而后,至韶州而南昌而南京,最后终于如愿到了天子脚下的北京。
在沙勿略之后,耶稣会士们便制定了新的传播福音方法,就是强调适应各民族的风俗习惯。所以在创建中国耶稣传教团的时候,年轻的利玛窦们并不公开谈论宗教的事情,他们把时间用在了研习中国语言书法和当地的风俗习惯上,他们结交官员士绅,博得了一片的好感和赞叹。利玛窦后来被指责过分关注发展与儒家杰出人物的关系而不是布教事业的进展,但利玛窦所担心的,却是假如过分追求基督徒数字的增长,也许会导致多年的成果在一夜之间丧失殆尽。因此,利玛窦对于自己深入中国真正目的有所隐瞒,连和他交往颇多的中国士人也未必清楚。写了《焚书》的李卓吾,曾经送给过利玛窦神父一把题了自己短诗的纸扇,可对方暧昧的来意,他仍然不能明白,他说:“但不知到此何为,我已经三度相会,毕竟不知到此何干也。意其欲以所学易吾周孔之学,则又太愚,恐非是尔。”甚至,在后来写给万历皇帝的奏疏上,利玛窦也是一派仰慕天朝文物伏乞收纳不胜感激待命之至的文牍套话,于所负命耿耿的传教,只字未提。
利玛窦是一个博学的天才,他善于制造日晷、地图、地球仪和沙水报时器之类的精妙仪器,这些稀罕物中国人大多从未见过,所以成为深受好奇学者欢迎的礼物,他也正是凭此——当然还有其他,奠定了和他们长期的良好关系。他相信,耶稣会接近上层阶级,就可以最好地促进上帝更大的光荣,这种官本位的立论,果然是慧眼的洞见。垂钓人类的渔人,以自己特殊的方法吸引人们的灵魂落入他的网中。这位大西西泰利先生说,中国人有一种天真的脾气,一旦发现外国货质量更好,就喜欢外来的东西有甚于自己的东西。看来好像他们的骄傲是出于他们以为自己优胜于他们四周的野蛮国家,不知道有更好的东西这一事实。
一张挂在墙上的地图,让中国人感到了极大的震动和迷惑不解,地竟然和天一样是圆的,中国也不过是挤在许多大洲东边的一个角落里而已。聪明的利玛窦遵从王泮的建议,将地图放大后用中国字标注,并以《山海舆地全图》的名称刊印,为适应中国人的口味,他把中国安排得多少占据着中央的地位。就此利玛窦评论道:因为不知道地球的大小而又自大,所以中国人认为所有各国中只有中国值得称羡。……他们不仅把别的民族都看成是野蛮人,而且看成是没有理性的动物。在他们看来,世界上没有其他地方的国王、朝代或者文明是值得夸耀的;这种无知使他们越骄傲,一旦真相大白,他们就越自卑。看来利玛窦对地图的改造,其实是用上帝的名义打出的狡猾诳语。
然而直到清朝末年,这种中国必须占据地球中央的天朝意识,仍然顽固地存在着,所以维新人士还得做重复的启蒙开导:若把地球详来参,中国并不在中央。其实在那之后,这个安排似乎也仍在某种意义上延续着。
地图让利玛窦声名鹊起,甚至皇帝也传旨将这种图案用丝织在屏风上,分发给自己的儿子们,这让利玛窦始料不及喜出望外,用他的话说,实际上正是这有趣的东西,使得很多中国人上了使徒彼得的钩。这是上帝的安排吧。
刚到中国时利玛窦是身穿僧服的,苏州人瞿太素建议他改穿儒生的冠服。这个建议深得利玛窦之心,他也已经体会到文士在中国的地位是远远超过僧人的。从此,在中国人眼中,利玛窦们就再不是洋和尚而是洋儒生了。在如此“本土化”的装饰下,操着汉语,糅合附会中国的文化,用诸如把“天”这样本土的概念解释为上帝之类的煞费苦心,西泰利先生步履从容地实施他的合儒补儒超儒,耐心等待这串葡萄的丰收。
瞿太素可以说是中国向西方学习数学的第一人,这个对仕途不感兴趣的败家子迷恋上了黄白之术,但他同时又是一个异端的天才,他拜利玛窦为师,醉心于欧几里得的几何,并且动手制作罗盘、日晷、象限仪之类精巧的东西。
另一个皈依了基督的天才,是叫作保禄的徐光启。这位后来在崇祯朝直做到文渊阁大学士的文定公,用优美的中国文字翻译了欧几里得几何的前六卷,定名《几何原本》,这本书的流布,在中国思想史领域,开辟了一种崭新的方法和境界;由他建议并主持的《崇祯历》,引入了格里高里历,这种历法从清初一直使用到近代;宁远锦州战役中使用的西洋火炮,更是熹宗采纳了他的建议。所有这些,无一不是得益于他师从利玛窦学习的历算、天文和火器诸术。

相关阅读

更多分类